您所在的位置: > 修行体会 >
分享到:

《西行记》(第五篇)- 完结

  • 2017-01-02 10:35  |  
  • 来源:天台山慈恩寺  |  
  • 负责编辑:信息发布  |  
  • 点击:


如果你错过了上文,点击这里:
 
《西行记》(第一篇)
 
《西行记》(第二篇)
 
《西行记》(第三篇)
 
《西行记》(第四篇)
 
第十五天:(7月26日)
迷路进入阿尼玛卿雪山,入住大武镇



 
上午我们进入青藏高原,目标是成都。青藏高原除了蓝天白云就是茫茫的羊群,牛群。但我们在青海遇到了两件独特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在德令哈的地方碰到了外星人遗志,在公路上看到这样的建筑还是首次,这个地方曾经出现过怪圈,近2000米的巨型圆环图案,怪圈不但是规则的圆形,其中还有复杂对称的图案,图案的边缘相当的精准。此怪圈比一般40—200米直径的“麦田怪圈”要大很多,也更为壮观。其实外星人一说,在佛经中早有记载,如今科学发展便慢慢接受这一个原本就存在的现实,以四大洲来说,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牛贺洲、北俱卢洲,我们生活的便是这个南赡部洲而其它三个洲均有人类存在,便是我们说的外星人。包括这每个洲的人们的生活形态包括,科技发展情况,佛经里也早有详细记载。
 
 
第二件有趣的事情是,我们居然遇到了五彩祥云。之前大家都以为是彩虹,很兴奋的拍照片,后来师父说这个是七彩祥云。七彩祥云,一生很难遇到,并且十分吉祥,这应该就是某种预示吧。

 
 


 


 
正当我们驰骋在青藏高原开阔平坦的公路之上时,前方由于高速修路,我们不得不改道行驶,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迷路了,上了一条正在修建的施工道路,而且是凹凸不平的泥土路,导航也失灵了!
 
 
除了前进我们别无选择!这条道路有很多上下坡,有些坡度超过了三十度,我们这辆别克的商务车应付硬化路面的公路还可以,对于山路完全是小马拉大车,很多的坡度都靠圣伟在前面开车,我们几位一起在后面推、才能上去,加上高原缺氧、力气根本用不上。我是高原反应比较严重的一个,稍微一用力,就头晕、眼冒金星。面对坡度,我们最危险的是一次走错了方向,爬到了一个拐弯的、感觉在四十度以上的运料斜坡上,作了最大努力车子就是上不去,只能退下来。但是一旦刹不住车,车后及右侧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激流……对于开车的司机圣伟是最危险的,当时大家都做好了一旦滑坡,就弃车跳窗的准备;为了减轻重量,我们把车上所有的物品都卸下来,车上只留司机——圣伟一个人。
 
所有的人都摒住呼吸,不知道下一刻会怎样,我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上,汽车发动了,动了、刹住(刹车好像还行)、一点一点地往下退,0.1、0.2、边退边拐湾,0.5、1米、2米、5米……圣伟以最慢的车速,将车屁股倒向道路左侧山体,让车子退进到有了回头可能的转弯处,所有的人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圣伟好样的!
 
事后我问圣伟当时是怎么开的,他说:“开着1当、踩着刹车、拉着手刹都十分勉强,这种情况如果挂空档肯定就滑下去了”。我又问道当时的心情是怎样,他又露出他那个招牌式的微笑说道:“没什么啊,大不了挂了,让老人家超度超度呗”,圣伟在关键时候表现出来的淡定从容、智慧和无畏让我深深的感动。
 
 
 
后面的几十公里路,我们一直在山崖下行走,路边处处可以看到山上滚下来的落石。
 
到了晚上,我们一辆车在茫茫的山路里前行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开出去,室外的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虽然是夏天,这里夜里的温度依然会降到了零下),我们穿着夏天的单衣,一旦车子出了什么状况,根本无法抵御外部的寒冷。
 
 
虽然外在看起来有许许多多的风险,每一个风险弄得不好都是要命的,不过在我的心里却十分坦然,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当有这样的业的时候逃也逃不了,索性坦然接受发心忏悔,如果没有这样的业又何必杞人忧天呢。后来我们到四川宝兴找玉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可以说因果报应真是真实不虚。
 
 
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石头路的颠簸,我们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山坳来到一个名“大武”的小镇,小镇2.5万的人口,东西走向不过5公里,此时所有的人都疲惫到了极点,洗漱后的我恢复了些气力,回过头来我查询了一下网上的资料发现,原来我们穿越的雪山叫阿尼玛卿雪山,它是黄河、长江、澜沧江的源头,海拔6828米,当地人称为神山。迷路能够遭遇三江源头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
 


 
第十六天:(7月27日)
赶路,夜宿西宁
 
 
今天是我们出门的第十六天,这一路上总是感觉师父没有让我们清闲过,神经绷得很紧,师父像一位严苛的教练一般训练我们要如何分秒必争提高效率、如何思维如何观察……我想这便是在师父带领下的一种实修体验。
 
许多的人认为修行就是打坐、拜佛、修法,拜几个上师闻思一下,其实用师父的话来说,还只是方便的修行,实修还没有开始。
 
自从我们出门以来这半个月时间里,在师父的严厉管教下,大家多多少少出现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有些是心理上的有些是行为上的,有些我们能够马上觉知到并且克服、有些我们觉知到了却无法克服,有些问题错误我们还以为是理所当然的正确,师父都会看在眼里,但不会像我们的父母那样不停的唠叨,师父总是会在适当的时机给予教育和指点,有的时候甚至暗中教育任由我们“表现”,直到我们自己发现了问题自己改正。
 
 
师父给予我们的教育和社会上教育最大的不同点在于,社会上的教育往往会把你的错误压制,期望通过管教的方式压制你的错误,然而师父给予我们的教育往往是创造条件让你产生问题,然后看清自己,有了惭愧心之后,自我改正错误。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的善巧方便在里面。
 
或客气对待你或抬举你或放任你或讽刺你或呵斥你或冷落你,你的内心会因此产生各种复杂的感受,这种情况如果你能正确的修持,当下便是你发现问题并且自我治愈的最佳时机,克服了这些问题修行就能上一个新台阶,但如果这个时候你无法看到自己的问题,反而埋怨他人,这个时候你就还在原地踏步,只能等下次机会了,也许这一等便又是一个轮回。
 
 
师父常常和我们说,要度一个人谈何容易,比如说你要在海里救一个人,你无论给他救生圈也好,绳子也好他就是不上岸。你就只能把这个海水统统抽干了来救他,这个形容其实一点也不夸张,上师、佛、菩萨在你多少世来给过指点和教导,但你就是千生不悟。
 
 
青藏高原上处处可见藏羊和牦牛,游牧民族的蒙古包渐渐变成了小平房,马儿变成了越野车。青藏高原地质风貌有草原,有山丘,甚至还有沙漠,从新疆到青海再到甘肃的这一路,上亿年来这片土地从海洋到森林,从森林到草原,又从草原到沙漠,自然都变化无数次了,我还是像石头一般,顽石不化,无法开悟.......
 
 
当晚我们赶到了西宁,今天又跑了一千多公里。
 
第十七天:(7月28日)
赶路,夜宿陇南
 
 
陇南虽然位于甘肃南部,不过这里人的口音、居住习惯、饮食均和四川相似,我们到了一个叫马亭的地区,查询地图得知,原来是三国时期马稷失街亭的地方。
 

 
陇南这个四面环山南面就是四川北边就是天水,人们都生活在山坳之中,看起来淳朴并且与世无争,城市里有许多古建筑保存完好,消费水平也不高,这里的人们看起来都十分安逸,不过对于修行的人来说,还是“折腾”点比较好,好不容易得到的暇满人身,让时光白白的流淌,似乎有些可惜,还是能为大众做点事情的好。社会上有许多人,提倡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及时行乐的思想,岂不知人身的难得超过我们想象,师父曾经有这个一个比喻,那一把黄豆向光滑墙上撒,无数次的撒,能够粘在墙上的一次机会,就是能够投生成人的机会。但无数的人往往把一生的时光用在了“财、色、名、实、睡”之上,最后堕入恶趣,实在是可惜可惜啊……
 
第十八天:(7月29日)
赶路,圣伟撞车
 
一大清早我们离开了陇南市,就在我们即将要抵达宝兴的时候,圣伟开车变道和一辆当地的本田车撞了,这看起来十分简单的交通事故到后来却变得十分麻烦。这辆本田车本身就是十分破旧,碰撞处早已经是破旧不堪,但对方两人一口咬定是我们撞的,气势蛮横要求我们赔钱。着很明显就是看到我们是外地车辆前来讹钱的手法,我们也没有多在意打电话给110和保险公司,想着一切交给警察和保险公司处理就好,不过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当地派出所判我们是全责而且我们的这家汽车保险在宝兴居然没有受理人员。一车一面的刮痕,如果按照理赔程序最多也就几百元,不过对方开价3800元,并且扬言无论保险公司赔多少不给到这个数字就不让我们走,我们请求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他们也只是表示程序已经走完,如果双方在赔偿方面有异议就需要走司法流程。陷入两难的圣伟和我只能明知是讹钱,还要和对方讨价还价,最后以2000元的赔偿解决了此事。
 
 
这事情让我和圣伟都感觉十分郁闷,这也太倒霉了,但其实事事都有因果没有平白无故发生的事情,在路上师父就对我和圣伟说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好了,没有想到当年的两个红薯变成了现在的2000元。圣伟十分机灵赶紧问师父:“师父啊,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啊?”师父看了一眼他笑笑说道:“你当年在此地是红军,拿了人家老乡两个红薯没有给钱,刚才那两个人当年是两夫妻。两个红薯这些年过去了,现在人家让你还了呗”。圣伟说:“哦,我当年还是红军啊,那我当年是怎么死的,我是小兵还是当官的……”。师父也是笑了笑,就不再说下去了。师父这样一说,一下让我们释怀了很多,我们在生活中碰到很多类似的问题,想想都很气人,也横竖找不到原因,但在因果的层面上讲其实也都是自作自受,如果遇事能够反观自己升起忏悔之心,许多心结就会打开,许多问题在未来就能够得到规避。
 
 
 
终于我们在傍晚来到了蜀玉的产地宝兴,原来这里也是大熊猫的故乡。
 




 
第十九天:(7月30日)
考察蜀玉矿山
 
 
宝兴属于四川雅安市,在礼记中有记载:“禽兽居之,宝藏兴焉”,所以名:宝兴。这宝藏中的其中一宝,就是我们这次要考察的蜀玉矿。蜀玉质地较白,硬度较软,类似于缅甸玉,从宝兴县到玉矿还要走二十多公里的山路,沿途悬崖峭壁,处处可见山体塌方的痕迹,虽然路比较危险,但我们依然是“明知山有虎再上虎山行”。
 


 
终于我们到达了玉矿所在地,几番打听之后,矿山的工作人员决定带我们上矿山,考察玉矿,这里的海拔两千多米,上山一个来回也就两个多小时,较海拔五千多米的昆仑山玉矿来说这里爬山轻松多了,师父沿途很仔细的拿出灯和鉴别玉质的锤子,辨别着玉的硬度、透度和密度。
 


 
师父这些年来为了寻早《白玉大藏》和玉佛原料,国内外各大玉石市场的奔波,对于玉石的了解程度用“玉石专家”来形容可以说丝毫不夸张。经过师父前几年对于玉石的探寻,我们此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玉石的源头,这样一来保证白玉大藏在未来有充足的原料能够供应;二来保证原料的直供减少中间环节,以节省善款。
 
 
考察完玉矿后,我们中午饱餐了一顿之后就出发了,当晚10点赶到了重庆大足区,为明日一早考察大足石刻做好准备。
 
第二十天:(7月31日)
考察大足石刻,入住南丹市
 


 
大足石刻修建于唐末宋初时期,由于唐代密法的传入和兴盛,大足石刻已经开始有了密宗的许多雕塑和内容,每一个雕塑群都描述了一个经典故事,让来的人除了能够欣赏佛教艺术之外,能在故事中得到启迪,再加上在明国时期政府对于石刻有很好的修缮。因此,大足石刻是我们考察的几个石窟中保存较为完好的石窟。
 




 
 


 


 




 
慈恩寺的石窟在未来,不仅仅会体系化的把佛经中的故事以圆雕、群雕、壁雕、浮雕、线雕、壁画等各类类艺术手法展现,早就立体<<大藏经>>,还将向世人展示其势恢宏的诸佛本尊坛城。
 
若干年后,当人们朝礼慈恩寺并欣赏学习佛教艺术经典的时候,怎会想到此时此刻有一个白胡子的法师带着几个徒弟正四处考察着,雄心壮志的要在浙江天台山慈恩寺创建“江南敦煌”。
 
 
看完石窟,我们也没能来得及吃中饭,在景区门口吃了点小吃就赶路了,要在明天下午之前赶到广州云浮,这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距离大足1400多公里。当天晚上我们入住江西南丹市。
 
第二十一天:(8月1日)
考察云浮国际玉石交易中心
 
 
上午7点左右准时出发,驱车赶往广州云浮,下午三点抵达。
 
广州云浮可谓是世界玉矿交易的聚集地,主要有来自阿富汗、伊朗、南斯拉夫、缅甸、意大利等地区的玉石,可谓应有尽有,阿富汗主产清白玉,而伊朗和南斯拉夫的玉矿较白,但密度和硬度不如阿富汗玉,意大利也产白玉,但价格较高。
 





 
世界各地的玉矿都在这里进口交易,可选购毛石,也可购买切割好的玉板和玉块,这些玉石大部分的去了河南的南阳,在南阳,玉石被加工成了各类玉石产品流向全国各地。
 
师父此行带着我们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到今天为止,也算功德圆满,对于国内外主要的玉矿玉质情况、产量以及价格都有了完整的了解。
 
今晚,我们一行人将连夜赶往广州,开启回程之路……
 
第二十二天:(8月2日)
顶着台风赶路
 
今天正好是广州台风登陆的日子,一大清早师父就催我们赶紧上路,也许是经过对于天气的观察预知台风即将来临,要我们尽早离开,在路上又根据台风的走向,让我们走山岭较多的江西瑞金方向,而避开平原地区,因为台风经过山林就会被削弱,果不然我们很快就避开了台风,据说那天的台风刮得很厉害很多市民都无法出门,而我们成功的避开了它。
 
佛经中说:“智人善观察”。这话一点都不假,凡夫就是因为不善于观察,因此效率得不到提高,也错失了很多机会。
 
有意的训练自己的观察力及可以让自己变得十分敏锐,这也是提高觉知力很好的方法。我记得有一天在克孜尔千佛洞的时候,我居然记不得进来的路,车子绕了好几圈才走出去,师父就说到:“自己走过的路,第二次走就一定要记得。没有走过的路,如果过去在地图上看过,也要可以八九不离十的推断得出来”。
 
我想这便是师父在刻意的训练我的观察力,后来我按照师父的方法有意识的训练自己,果然走过的路大部分的都可以记住,也很少走冤枉路,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还有一次圣伟在开车,一路上非常堵,所有的车都在排队“盲动”,不过在师父的指挥下我们的车子很快的以最快的方式躲避了拥堵,这其实也是一种观察力,在所有人都在“盲动”的时候你以你的观察和思维找到一条最有效的方式,这样一来,先机就能被你把握了。
 
这一路上我们途径了江西瑞金、鹰潭、上饶,夜晚10点抵达浙江金华。
 
第二十三天:(8月3日)
抵达寺院
 



 
今天是我们回寺院的日子,上午10点我们抵达寺院,正好是农历七月初一。
 
 
此行我们历经22天,路程15000公里,途径浙江、安徽、湖北、陕西、甘肃、新疆、青海、四川、贵州、广东、江西共计11个省,平均每日680公里,有时一天要走上千公里。
 
 
沿途把中国主要的玉石交易中心和玉矿全部看完,还顺路考察了克孜尔千佛洞、玉儿滚千佛洞、麦积山石窟、敦煌莫高窟、大足石刻、连同过去考察的龙门石窟和云岗石窟等等,中国十大洞窟在此次考察中也全部调研完毕。
 
我们此行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面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和师父的“催促”是离不开的,感觉像是我们一行人被师父拿着鞭子一路催出来的效率,师父常让我们提高效率,就连车子如何停靠可以节省时间都会“唠叨”,我们常常认为也就几秒种的事情,师父却说生命就是由无数个瞬间构成,诸佛菩萨皆以精进而成佛,而这个精进,并不像我们过去理解的念多少经和咒,打多少坐,而是对于时间的尊重,时时保持警觉和觉知,你尊重时间,时间就会给你最大的回报。师父说,释迦摩尼佛为何能够提前成佛就是因为讲究效率,所以说诸佛菩萨皆以精进而成佛。
 
 
其实佛法不离世间法,我过去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得是:“为什么有些人10年也成不了专家,而有些人2年就足够卓越了”,这里面的秘密就在于“刻意的训练自己”。
 
比如说:
你今天做的事情是很自然很放松的完成的还是有意识的刻意提高自己而完成的。我记得过去师父曾经和我说过那个时候师父的师父是如何训练他的,就是每天让他忙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师父有脾气还要用棍棒呵斥,经过如此往复七、八年时间,才真正的开始传法给他。
 
 
我们这一路走过来,去往新疆的路线几乎和玄奘大师的西行路线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因此,我给这次我们寻玉考察洞窟的游记取名为:“西行记”,希望能给有缘阅读到这篇游记的你一些启迪和感悟。
 
点击查看:《白玉大藏》校对员 义工招募
 
如果你错过了上文,点击这里:
 
《西行记》(第一篇)
 
《西行记》(第二篇)
 
《西行记》(第三篇)
 
《西行记》(第四篇)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联系地址:中国·浙江省·天台县·水南村西 Copyright © 2000-2017  浙江省天台山慈恩寺  WWW.CIENSI.NET ICP备案号:浙ICP备15031353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302000017号